提起護士,一般人的腦海中都會浮現出一個個白衣飄飄的女性形象。但隨著社會的發展,這個幾乎被女性壟斷的職業,闖進了越來越多的男性。女護士細心、溫柔,但有些護理工作男性可能更具優勢,比如在醫院的急診室、手術室、ICU病房,就活躍著一批男護士,扮演著重要角色,而提起自己的職業他們是那麼的坦然與自信,更多的是對所在崗位的熱愛。而在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近些年十分重視對男護士的培養,已經形成了一支優秀的男護士隊伍。
  □東方今報記者 邢鵬舉 通訊員 侯巧紅 楚哲/文記者劉棟傑/圖
  王濤 8年努力成為護士長
  王濤,2006年從鄭州大學護理學院畢業,進入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2013年競聘成為手術室護士長。
  王濤性格穩重,做事認真踏實,手術室工作忙碌、緊張,連軸轉是工作的常態,但有一次連續工作30多個小時還是讓王濤記憶深刻。
  2009年6月某一天,上午8點,手術室推進一位70多歲的心臟室壁瘤患者,經過6個小時的手術還算比較成功,但術後病人出現心衰,緊接著進行3個小時的搶救,病人情況趨於穩定,高度緊張的神經和長時間的站立工作,讓大家已經很疲憊,但對病人的觀察還不能放鬆,因為王濤專業是主攻心胸外科護理,加上工作經驗也比較豐富,還有遇變不驚的良好心理素質,餘下的觀察護理工作就交給了王濤,直到第二天下午5點多,病人脫離危險,王濤才拖著疲憊的身體下班。手術室主任看著那麼一個精神的小伙也被熬得蔫了,心疼地說“放你一天假好好休息吧,但是手機不准關機,有緊急情況要隨叫隨到”。因為任勞任怨,護理技術又好,主刀醫生都非常喜歡與王濤合作。
  除了協作主刀醫生完成手術外,圍術期與病人及其家人溝通也是手術室護士的重要工作內容,手術前要對病人做心理放鬆與安慰,以便順利手術和取得較好效果。“有些病人平時大大咧咧,可是一進入手術室這種陌生環境,就會產生恐懼感,甚至會出現哭鬧、不配合或者拒絕手術,這些負面情緒會極大影響手術進程和手術質量。”王濤告訴記者。這時他就要通過術前的心理護理讓病人放鬆,比如與患者聊聊輕鬆的話題,轉移其註意力,增強病人的信心等。當然術後護理也離不開與病人溝通和交流,這些都需要技巧和設身處地地為病人考慮的耐心。
  俗話說“三分治療,七分護理”,每個病人住院期間的感受絕大部分來自護理。王濤說,院長連鴻凱常常勉勵大家要有“一次就醫,終身朋友”的服務理念,因為這樣才能把工作做好,平時大家也一直這樣要求自己。
  徐文龍 穿孔雀綠戰衣的帥哥護士
  26歲的徐文龍是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科護士。身高175cm的他,陽光帥氣,談起為什麼選擇護理專業時,他很直率地說:“我看好這個專業,前景好,並且解決個人問題有得天獨厚的條件。”
  “我女朋友就是同學幫我介紹的同行。”徐文龍說,因為同學、同事圈子中的女護士比較多,找朋友、談戀愛,男護士很有優勢。但主要還是得益於正確認識自己的職業,先自我認可才能獲得別人認可。
  忠於職守、救死扶傷、健康所系、性命相托。這是他作為一名急診科護士的準則,在急診工作的一線,遇到的都是突發事件,長途轉運、大型突發公共事件,有時在路上一跑就是幾個晝夜,現場一待就是好幾天。
  有一次,徐文龍在鄭東120站點值班,中午飯點接到任務,大型廠房坍塌,被困人數不詳,地點是鄭州市周邊縣市,徐文龍和同事立刻趕往現場。當時眼前一幕至今讓他難以忘卻,如同電視中看到的地震場景一樣。同事們為了避免患者二次受傷,初步判斷無脊椎損傷、不需要擔架的患者都是從廢墟中背出危險區域的,此時男護士就有優勢了,在膽識、體力上有時候往往就是決定患者搶救生命的關鍵因素。同時,與消防、武警這些男同志相處、交流也很方便。
  手機保持24小時開機、非常時期不准離開本市、半小時內趕到醫院……幾乎在與生命搶時間的當口,急診室時刻都處在應急狀態,最忙時一天能接20個急救病人,外傷、車禍、酗酒、打架、吸毒、呼衰、心衰、猝死、急性中毒……大多發病快、急,病種複雜,必須在短時間內爭分奪秒、全力以赴搶救,心電監護、吸氧、心電圖、建立靜脈通道、搶救用藥、準備氣管插管、呼吸機、保持呼吸道通暢、吸痰、插尿管、除顫……與各種病人接觸,在緊張的工作中,有時很難顧及到自己,並且時刻存在職業暴露的風險。
  但身披孔雀綠戰衣,能捍衛著每個家庭的幸福和安康,徐文龍感覺很自豪。
  秦國順 90後陽光男孩是護士隊伍生力軍
  秦國順,今年22歲,4月1日剛到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是一位ICU病房見習護士。
  “醫院到我們學校招人,只有我一個男生被錄取了,我覺得很幸運。”秦國順說,他從不避諱自己的不足,但他的熱情與活潑和發自內心的真誠感染著周圍的人,也正是這點讓他在參加應聘的同學中顯得與眾不同,給前去招聘的醫院領導留下了較深印象,因為護理崗位不但要求技術過硬,更應有一顆火熱的心支撐自己,感染大家。
  從學生轉變成醫護工作者,短時間內讓秦國順還有點不適應,每天面對著病人,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責任很重大,有好多東西需要去學習,ICU病房住的都是重症病人,吃喝拉撒全由護理人員完成,每天要為病人定時清潔、吸痰、翻身,需要輕柔又需要力量,特別是對於一些重症患者,身上連接著各種監測儀器,插著各種管子,而患者又無法配合,護理就需要多人配合來完成,一般人看來很瑣碎,也很熬人。
  當記者問起秦國順是否會長期從事護理時,他說以前曾經也與同學朋友探討過這個問題,“身為90後,但我很傳統,做一件事就想一直做下去。”秦國順說,ICU病房是一個很神聖的地方,能在這裡工作很榮幸。只是目前自己的知識與技術儲備都還很欠缺,護理行業有許多知識還待加強學習,他也正努力著,而前輩們對他這個新人也很照顧,細心指導,很有歸屬感。
  護士節時,院領導特別給男護士開了一個座談會,會上連鴻凱院長對男護士工作給予高度肯定,並提出殷切希望,牢記南丁格爾的誓言,腳踏實地、勤奮工作、不負重托、不辱使命,用青春堅守這份信仰,用真心守護這份安詳,用真情換來患者的健康。
  同事的幫助,領導的鼓勵,在夜深人靜時,聽著監護儀的滴答聲,患者的熟睡聲,望著一張張安靜入睡的臉龐,看著精心護理下重燃生命之光,秦國順找到了自身價值的所在。乾一行,愛一行,專一行,將是他今後全力以赴的事情。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他們是鄭州市一院“男丁格爾”三劍客)
創作者介紹

傢俱店

sv78svmg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