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永正(左)、簡成兵(中)、嚴發榮出庭接受審判。
  因懷疑合作創業的股東與妻子有染,千萬富豪沈永正出資180萬元,雇老鄉森警嚴發榮殺害股東案,仁壽縣法院經過公開開庭,於6月11日作出一審宣判:“受雇森警”嚴發榮犯故意殺人罪、盜竊罪和非法持有槍支罪,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2000元,並限制減刑;千萬富豪沈永正犯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受雇司機”簡成兵犯故意殺人罪和盜竊罪,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3000元。
  檢方指控
  懷疑與妻有染富豪雇凶殺害股東
  眉山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沈永正因懷疑被害人範德財與其妻張某某有染,遂雇佣被告人嚴發榮、簡成兵殺害被害人。在處置屍體過程中,被告人嚴發榮將搜得的5000餘元現金交由被告人簡成兵。案發後,在被告人嚴發榮家中收繳2支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發射槍彈的槍支。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沈永正、嚴發榮、簡成兵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嚴發榮和簡成兵在殺人後又竊取他人財物的行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盜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嚴發榮違反槍支管理規定,非法持有槍支,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非法持有槍支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嚴發榮和簡成兵兩人應數罪並罰。>>>三被告人
  當庭自願認罪積極賠償真誠悔罪
  5月5日,仁壽縣法院依法公開審理了此案。在法庭上,三被告人當庭自願認罪,並請求從輕處罰。
  沈永正的律師提出4點辯護意見:被害人具有嚴重過錯;沈永正是對被害人的死亡系間接故意;沈永正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被告人沈永正積極賠償,真誠悔罪,請求從輕處罰,建議判處12至15年有期徒刑。
  被告人嚴發榮,案發前系眉山市森林公安局東坡區分局民警。其律師提出3點辯護意見:在故意殺人罪中,因案發是由感情糾紛引起,被害人存在重大過錯,嚴發榮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且積極賠償,真誠悔罪;在盜竊罪中,嚴發榮未實際獲利;在非法持有槍支罪中,從未使用該槍支,社會危害性較小,請求從輕處罰,建議判處無期徒刑。
  被告人簡成兵的律師同樣提出3點辯護意見:被害人有重大過錯;被告人簡成兵積極賠償,獲得諒解;被告人簡成兵作用較小,請求從輕處罰,建議判處10年左右有期徒刑。
  法院審理
  富豪出資180萬 讓同鄉雇人殺仇人
  經法院審理查明,沈永正與被害人範德財(歿年33歲)共同經營成都正欣精密模具有限公司。從2011年起,沈永正懷疑其妻張某某與範德財有不正當男女關係。2012年5月,沈永正讓嚴發榮利用其職務便利,查詢到範德財與張某某的開房記錄。沈、張二人夫妻關係惡化,多次爭吵並商議離婚。2012年10月9日,沈母因兒子夫妻離婚一事服毒自殺。沈永正認為造成這一後果的責任在範德財,遂與嚴發榮多次商議殺害範德財,決定由沈永正支付180萬給嚴發榮,由嚴發榮雇人殺害範德財。
  後嚴發榮找到被告人簡成兵,承諾給其30萬元以幫助其殺害範德財。2012年12月23日上午,範德財到眉山市給嚴發榮送氣槍配件。當日10時許,嚴發榮和簡成兵駕車在眉山城區接到範德財,以試槍為由,將其帶至萬盛鎮天池村2組核桃堰水庫附近一偏僻土坑旁。簡成兵持事先準備好的鋼管從範德財身後在其頭部左後側猛擊一下,將範德財打倒在地,嚴發榮用鋼管繼續向範德財頭部猛擊。
  此後,嚴發榮和簡成兵隨即用裝魚的口袋將範德財屍體套住,抬上範德財所駕駛轎車上,行至仁壽縣黑龍灘水庫壁虎崖處,將屍體綁上帶鎖鐵鏈,拋入黑龍灘水庫中。過後不久,為防止事情敗露,二人還利用充氣艇、汽車內胎和鐵鉤等物移動屍體至深水處。處置屍體時,兩人還將死者攜帶的5000餘元現金搜出,並由簡成兵占有。
  2012年12月26日,被告人沈永正向被告人嚴發榮支付現金19萬元。後被告人簡成兵從嚴發榮處獲得現金7.5萬元。
  以上事實,檢方在法庭共出示64項證據予以證實。另查明,三名被告人共計賠償被害人親屬125萬元,獲得被害人親屬諒解。
  法院認為,被告人嚴發榮、沈永正、簡成兵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被告人嚴發榮、簡成兵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構成盜竊罪;被告人嚴發榮違反槍支管理規定,私自持有槍支的行為,構成非法持有槍支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說 富豪沈永正:母親自殺系妻與範兩個姦情造成,很憤怒
  沈永正供述稱,自己和範德財共同經營成都正欣精密模具有限公司。2011年起,他發現妻子與範德財之間有不正當男女關係,並請嚴發榮幫忙查二人開房記錄。隨後,嚴發榮就幫忙找範德財談,範德財同意退出股份離開成都。但不久範德財又回到成都,同時嚴發榮查到二人有開房記錄。自己便提出找人打範德財一頓,但嚴發榮說要弄就弄死,需要花180萬。他沒有同意。
  2012年10月8日,他母親因為自己和妻子鬧離婚的事而自殺。他認為這是妻子和範德財兩人姦情造成的,很憤怒,便找到嚴發榮叫他儘快安排殺掉範德財。母親喪事辦完後不久,自己就去歐洲旅游。期間和嚴發榮通過電話,詢問進展情況。他叫我不要操心,還讓自己給他帶只手錶。
  大約是12月24號或者25號早上,嚴發榮說事情已經辦好了,急需一筆錢。當天晚上自己準備了19萬現金交給了嚴發榮。嚴發榮沒有給自己講過是如何殺人,只是叫說知道的越少越好。
  警察嚴發榮:丈母娘去世收了1萬,覺得欠人情
  嚴發榮供述稱,他和沈永正讀書時認識。2012年三四月份,沈永正說,其老婆和範德財有染,並讓自己通過職務之便幫忙查兩人的開房記錄。自己當時沒有同意。6月份自己丈母娘去世,沈永正趕了1萬元的禮。我覺著欠他的人情,就利用公安信息平臺對兩人開房記錄進行查詢。並將2人兩次開房的事情告訴沈永正。後他們就開始鬧離婚。
  當年九十月份,沈永正的母親自殺,沈永正讓自己安排殺範德財。並願意拿出一百多萬元,還準備給自己價值40萬元的股份。自己找到簡成兵幫忙,並答應給他30萬元。沈永正到歐洲去出差時,要求自己動手。期間自己和簡成兵準備過用鋼釺和毒藥等工具實施,但都沒有機會。
  沈永正從歐洲回來帶給自己一隻手錶。2012年12月23日,自己以送氣槍配件為名要求範德財到眉山,並將其騙至眉山萬盛鎮核桃堰水庫試槍。乘其不備,簡成兵用事先準備好的鋼管猛擊範德財頭部一下,將其擊打倒地。隨後自己撿起鋼管,反覆擊打範德財的頭部。隨後用裝魚的口袋將屍體包裹好,和簡成兵一起將屍體運至仁壽縣黑龍灘水庫並綁上汽車防滑鐵鏈和銅鎖沉入水中。
  在處置屍體時,從範德財身上搜出5000餘元的現金和證件,自己把現金給了簡成兵。事後,自己從沈永正那裡拿到19萬元。自己給了簡成兵75500元。為防止屍體被髮現,自己和簡成兵還用橡皮艇、內胎和鐵鉤等工具移動屍體至深水處。粟政華西都市報記者梁波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傢俱店

sv78svmg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